• 365体育投注 欢迎您的访问

    电力致损案件发生的原因及预防措施

  • 来自: 云南昆明律师网
  • 作者:
  • 【字号:
  • 阅读: 1612
  • 发布时间: 2013-05-08 16:27:25
  •         一、电力致损案件发生的原因。
            1、产权不明;
            2、对高压电线维护不力;
            3、未悬挂警示标志,未设置围栏;
            4、日常管理松散;
            5、高压电、变压器等供电设施周围存在违章建筑等;
            6、宣传力度不强,全民安全用电意识薄弱。
            二、预防和减少触电案件发生的措施
            针对上述分析原因,就预防和减少触电案件发生采取以下措施:
            1、明确产权。法院判决电力公司承担触电人身损害赔偿的关键是触电事故发生地的电力设施的产权所有人,因此明确电力产权就是电力公司的首要、必须、认真解决的问题。无论在发电、输电、配电、用电等各个环节,都应用书面合同的形式明确电力设施的产权人,且越具体、越详细越好。各产权主体对各自管辖的范围承担法律责任(即赔偿责任)。如果电力设施产权不明确或在合同未约定,发生触电事故时,法院将推定发生触电事故的电力设施发产权人是电力公司,那么电力公司将很难推脱责任。
            尤其是“农村电网”改造后,乡镇以下农村集体电力资产无偿划拨给县级供电公司,供电公司实行抄表收费到户,县级供电公司就成为了农村电力资产的责任主体,这样对于县级供电公司极为不利。因此改造过程中或之后,可以与村委会或农户签订书面协议,明确产权分界点为村委会、农户电表,电表以下属于村委会、农户自有资产,村委会、农户对此承担法律责任。
            2、消除安全隐患。电力公司对变电设备、线路设施因老化或质量问题造成的安全隐患,必须派人定期(每月或每周)排查、维修、改造,并做好记录,做到安全隐患尽早发现,及时排除。如果是一些比较偏远的地方,本公司进行定期维护有困难的,可与当地的一些部门签定书面《委托维护协议书》,协议书应明确写明如因维护的问题导致触电事故发生,其人身损害赔偿由受托方承担。虽然这样电力公司还是作为被告,但如法院判决电力公司赔偿,电力公司可以此委托书为由要求受托方承担自己的损失。
            3、悬挂警示标志、设置围栏。电力公司应严格按照《电力法》、《电力设施保护条例》及其实施细则,在每一个电力设施保护区内或可能对他人造成损害的供电设施设立围栏、悬挂警示标志,这是电力公司的法定提醒、告知义务。警示标志在电力设施四周都应悬挂,且字体够大、颜色鲜艳,以避免发生触电事故时,原告以悬挂警示标志不在明显位置作为提出巨额赔偿的理由。围栏应用结实的钢丝制作,且有一定高度和密度要求,不应该是松松垮垮的。警示标志和围栏每月或者每周应派有工作人员定期检查是否被偷、损坏等,并作好记录。
            4、加强公司安全管理。在公司内部,加强每个员工的安全意识,制定的安全规则必须落实到位,尤其是维护部门。必要时还可以与公司相关部门领导、职工签订触电事故人身损害赔偿责任合同,公司赔偿后,经证实,事故的发生与相关部门领导、职工的工作失职有关,其应承担公司赔偿款部分或全部的经济损失。建立安全管理大检查制度,定期交叉检查,并把情况汇总到公司。规范日常资料管理工作。每年开展班组升级达标工作,每季进行检查,要求1各个供电营业所的各项资料都有专人负责记录保管,做到记录簿册齐全、内容真实、记录清晰、文字工整,事事有书面文字记载,件件进行资料整理归档,在日常管理中保管好证据资料。
            5、与有关部门作好沟通。
           (1)与政府部门的沟通。严格执行《电力法》第53条、59条的规定,在电力设施保护区内发现有建筑物、构建物或植物、堆放的物品等危及电力设施安全的,立即向电力主管的部门作书面的报告,要求政府责令强制拆除、拆除、砍伐或者清除,并保留有关部门的签收件。对在线路保护区内建房的,一经发现立即书面通知限期整改,做到房主、镇村、政府各一份,而且由当事人签收,把安全责任交回给违章建房者。
           (2)电力公司还应与建设部门、林业部门、国土部门等相关部门发函告知在依法划定的电力设施保护区内,规划、国土、建设等有关部门不得批准可能危及电力设施安全的建筑物的建设用地和报建申请。特殊情况,确需建设的,应征求电力管理部门和电力设施权属单位的意见。在依法划定的电力线路保护区内,除有协议规定的依照协议规定外,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种植危及电力线路安全的树、竹子或高杆植物。
            (3)根据城市绿化规划,需在已建架空电力线路保护区内种植树木的,绿化建设部门应会同电力管理部门与电力设施权属单位协商种植低矮树种,签订相关协议,并由绿化建设或管理部门负责修剪,以保持树木和架空电力线路导线之间的距离符合安全规定。
            (4)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力法》第六十八条和国务院《电力设施保护条例》第二十六条、第二十八条规定,未经批准或未采取安全措施在电力设施周围作业,或者在依法划定的电力设施保护区内进行烧窑、烧荒、抛锚、拖锚、炸鱼、挖砂作业或在杆、塔附近取土,危及电力设施安全的,由电力管理部门责令停止作业、恢复原状,造成损失的应按有关规定予以赔偿。
            (5)各电信企业应对攀附电力杆塔、穿越电力线路等不符合安全规程要求的各类通讯线路进行整改,并限期完成,确保通讯线与电力线保持足够的安全距离。
            (6)交通部门在审批道路建设项目时,要综合考虑穿越电力设施和占用电力设施保护区等因素,避免产生新的安全隐患。对已建、在建公路与电力线路存在的安全隐患,要积极配合有关部门妥善予以处理。
            (7)公安、工商行政管理等有关部门要依照国家有关法律法规规定,严肃查处无照经营废旧金属、电力设施器材等违法违规行为。对违章收购电力设施器材的单位,依法吊销其营业执照;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6、加强安全用电的宣传。多方位宣传,提高市民安全意识。印制宣传画册、拍摄宣传短片,尤其加强对农村地区和未成年人的宣传教育。在农村宣传时,要有针对性、生动、易懂,可以举行街市咨询宣传、有奖竞答,悬挂彩色安全用电宣传图板等宣传方式。对中小学生的宣传可以组织协调开设"远离高压电线、安全使用电器"的课堂,印发安全用电宣传手册,做到人手一册。做宣传时,需要媒体介入,把一些电力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的事项和典型案例推而广之。
            7、利用保险公司分散风险。与保险公司协商,投保触电人身损害赔偿的险别,分散电力公司的风险。
            8、建立事故诉讼应对机制。对已经发生触电事故的,应立即明确触电事故点电力设施的产权人,同时保护现场。如果是本公司所有的。应立即收集第一手证据,拍下现场照片,回公司调取发生事故点的有关维修、检修记录或相关的告知函,派专人或请相关部门调查被电者在发生事故时是否在电力设施保护区内从事法律、行政法规所禁止的行为,随时准备应对可能出现的诉讼,并把情况和所调取的资料一同报告公司的法律顾问。经过以上的调查取证工作,如果确实电力公司逃脱不了责任的,尽量争取庭外和解,避免巨额的人身损害赔偿。
            三、电力公司对触电案件应承担的民事法律责任
            电力公司对触电人身损害赔偿承担赔偿责任的法律依据是主要是《民法通则》第123条、《电力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触电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触电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 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三条所规定的“高压”包括1千伏(KV)及其以上电压等级的高压电;1千伏(KV)以下电压等级为非高压电。那么1千伏以下的触电人身损害不适用无过错责任原则,而适用过错责任原则。
            即使是高压电致人损害,电力公司也不一定负责。《民法通则》明确规定只要能够证明损害是有受害人故意造成的,电力公司免责。《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触电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 因高压电造成他人人身损害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电力设施产权人不承担民事责任:(一)不可抗力;(二)受害人以触电方式自杀、自伤;(三)受害人盗窃电能,盗窃、破坏电力设施或者因其他犯罪行为而引起触电事故;(四)受害人在电力设施保护区从事法律、行政法规所禁止的行为。关于第(四)项,在《电力设施保护条例》第12-19条有明确规定,但现实中大多数的法院判决,即使当事人在电力设施区内从事法律、行政法规所禁止的行为,法院仍然判决电力设施的产权人电力公司承担一部分或全部责任,这是非常不正确的。
            如果触电人身损害案件的发生是多个原因引起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触电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第2条明确规定:但对因高压电引起的人身损害是由多个原因造成的,按照致害人的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的原因力确定各自的责任。致害人的行为是损害后果发生的主要原因,应当承担主要责任;致害人的行为是损害后果发生的非主要原因,则承担相应的责任。
            然而,在实践中法院的判决,对电力公司是非常不利的。常常将电力公司的监督管理部门(即政府主管电力的有关部门)的监管不力作为电力公司的民事赔偿的依据,其实这是不正确的。电力公司作为电力设施的产权人的民事责任是维护管理,电力主管部门的责任是监督管理,即行政责任,不应该因为政府部门的不作为作为民事赔偿的依据,也就混淆了电力公司的民事责任和监管部门的行政责任。无论是原告也好,法院也罢,均把供电企业、电力公司当成行政单位,将电力主管部门的行政不作为或作为不力强加在供电企业和电力公司头上,使行政管理职能过失成为供电企业承担民事赔偿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