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65体育投注 欢迎您的访问

    昆明火车站暴恐案公诉人辞职当律师 称不想被束缚

  • 来自: 成都商报
  • 作者: SystemMaster
  • 【字号:
  • 阅读: 889
  • 发布时间: 2015-06-04 17:08:36
  •         近日,云南省人民检察院检察官王珏向工作了10年的单位提交了辞呈,转而进入昆明一家律师事务所当起了实习律师。王珏是第五届全国优秀公诉人、第三届云南省十佳公诉人。她的离职引发关注。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检察官法》规定,未来两年内,王珏不能担任诉讼代理人或者辩护人,“这多少束缚了我的表达欲。”她称,之所以离职,正是因为不想被束缚,想过自己的生活,但现在,她又觉得“无往不在枷锁之中”。

      王珏现在是云南省天外天律师事务所刑事部副主任,两个月前,她还是云南省人民检察院的检察官。

      2004年7月至2015年3月,王珏一直在云南省人民检察院工作,独立承办各类上诉案件、抗诉案件、职务犯罪案件。王珏曾被评选为2011年“云南省十佳公诉人”、2012年“云南省优秀公诉人才”、2013年第五届“全国优秀公诉人”。其参与公诉的案件,包括影响巨大的晋宁连环杀人案、10·5湄公河血案、3·01昆明火车站暴恐案。

      今年1月23日,王珏向云南省人民检察院干部处递交了辞呈,两个多月后,她拿到了准予辞职的批复。

      在《公务员辞职申请表》中,王珏的辞职理由写着“打算选择新的生活方式。”她说,人生只有一次,打完《仙剑奇侠传》,总还会惦记《轩辕剑》,“不换种工作,不知道世界有多大,社会有多丰富,人生有多少种可能。”

      王珏因特殊身份引发关注,但实际上,王珏所在刑辩团队共有原检察官3名,原法官2名,原警官、法医各1名。此外,她所在的律师事务所,也有律师向检察官队伍流动的情形。

      鉴于其过去10年的优秀表现,王珏4月1日刚一入职新单位便被委以重任。

      她告诉成都商报记者,过去一个月来,她努力适应新角色,目前主要是为部门各类案件提供意见和决策。

      新闻面对面

      王珏性格直爽,讲话干净利落。5月5日中午,她一身便装,在自己的新办公室接受了成都商报记者的独家专访。

      以前代表国家机关

      现在需要转变说话方式

      谈辞职

      “做了十年公诉 想换个环境”

      记者:我们留意到新同事们都称呼你为王检,你习惯这个称呼吗?

      王珏:现在习惯了,不过以前在检察院,也不会有人这么称呼我,因为一般“×检”都是称呼检察长的(笑)。

      记者:为什么选择离开?

      王珏:说简单点,就是在里面待腻了。我做了十年公诉,想换一个环境体会一下。

      记者:是检察官的工作枯燥吗?

      王珏:也不是枯燥,是因为有那么多大案要办,但长期办这种案子会觉得疲惫,没有新鲜感了。特别是长期做检察职业的人来说,工作性质单一,没太大改变。

      记者:你获得了很多荣誉,怎么舍得放弃?

      王珏:司法改革给我带来两条路,要么就专门做职业检察官,继续办案子,但再过十年,我可能还是过这样的生活;要么走行政检察官道路,副处长、处长一级级往前走,那就要承担更多管理责任。处长、副处长这些岗位我虽然没有担任过,但我见过,我觉得这也不是自己兴趣所在。

      记者:检察院有没有挽留你?

      王珏:有过,跟我谈过话,主要谈以后的职业规划。曾经我有那么多荣誉,和同龄人比起来,我的基础比他们要好得多,他们希望能够留住我。

      记者:收入是不是你考量的因素之一?

      王珏:多多少少会有一点,律师的自由度更高,而且出来以后,我不一定是做律师,还可以做其他工作,但是在检察院里面,我就只能做检察官。

      记者:感觉你的辞职与河南那个老师一样潇洒,那就是去世界看看。

      王珏:(笑)其实我觉得很正常,不管做什么,时间长了,肯定会有倦怠感。我们的流通度相对低一点,所以只有选择辞职。

      谈入职

      “律师专业化是趋势 要做深度服务”

      记者:你选择现在的单位,又是出于什么考虑?

      王珏:今后法规会越来越多,律师专业化是趋势,我们要做的是深度服务,不能满足于法条怎么说,还要告诉对方怎么做。就律师队伍而言,现在中国还处于一个初级阶段,有很多万金油一样的律师,门门都沾,但是门门都不精。我所在部门现在计划打造一支专业化的刑辩团队,团队成员之间相互配合,对当事人来说是一个更好的保障,我看好它的前景。

      记者:公诉人负责防守,律师负责进攻,你如何变换角色?

      王珏:单就技能讲,攻和守对我来说都不是很困难。公诉人是墙,律师是挖墙的,所以公诉人本身也要转变思维方式,考虑进攻者的思路,才能把防线树立牢固。公诉人之所以优秀,就是因为能够转换思维。我的困难在于怎么和当事人沟通。过去在检察院,我代表的是国家机关,说话的立场、方式肯定和律师不一样,所以这个转换更重要。

      记者:你对“律师”的期许是什么?

      王珏:我希望成长为云南省数一数二的刑辩律师,和其他省比起来,云南省的刑辩发展得并不是特别好。有些律师爱走极端,哗众取宠,走诉讼关系,我希望改变这种状态。我希望今后在法庭上,看到的不是煽情,而是律师、检察官之间法条和法治理念的交锋。

      记者:对新的岗位有什么感受?

      王珏:还是很忙,但忙的形式不一样。以前大部分时间坐在办公室里看案子,现在是到处跑、奔波,律师的工作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清闲。

      记者:你现在是否享受到了自由?

      王珏:我觉得像从一个槽跳到另一个槽,卢梭说过: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我现在就是这种感觉。(笑)但总的来说,既然是新的开始,就期待能一路向前。

      辞职背后

      司法改革

      加速人员流动

      云南省律师协会刑事专业委员会委员汤光仁介绍,公职司法人员向律师行业流动已成热潮。汤光仁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法律共同体内人员的流动,深层原因是国家司法改革深入推进的结果。“不仅是司法公职人员向律师流动,律师也在向公、检、法流动。”

      汤光仁认为,司法公职人员向律师队伍流动,若能成功完成角色转换,其在公职部门工作的经验,对于律师执业无异于他山之石。

    (责任编辑:宋雅静)